杨松教授为我院师生主讲“外资安全审查制度新近发展及对我国的启示”

发稿时间:2019-06-05浏览次数:10

通讯员  王庚章 超琳201952611时,在法学院333会议室举行了外资安审制度新近发展及对我国的启示讲座。此次讲座由南开大学法学院主办,邀请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辽宁大学研究生院长、法学院院长杨松教授主讲,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左海聪主持本次讲座,南开大学法学院程宝库教授、许光耀教授、胡建国副教授与河北大学法学院宋阳副教授与谈,法学院40余位本、硕、博同学参加。

首先,杨教授介绍了外资安全审查制度的重要意义。随着国际社会的不断发展,当前国家安全的定义和范围已向非传统安全扩展,因而安全审查制度需要为此留有充足的合法性空间。从外资对东道国影响双向性角度来看,外资进入东道国市场在对其经济起到促进作用的同时,也会对东道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因而安全审查制度需要与市场准入审查、反垄断审查协作分工。

接着,杨教授分别介绍了美国安审制度和欧盟安审制度的立法演进和新近发展。重点评析了2018年试点实施的《外商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体现出美国外资国家安全审查日趋严格,其政治化倾向加强。20194月生效的《欧盟外商直接投资审查条例》要求加强成员国和欧委会之间的合作,建立了成员国和欧委会的双层审查机制,是对区域化外资安审制度的立法尝试。在审查范围扩大和审查权力授予方面,美国和欧盟安审立法呈现出一种趋同化发展状态。

随后,杨教授紧接着介绍了我国安审制度的立法现状和完善建议。我国外资立法面临诸多问题,例如发展明显滞后、立法层级较低、管辖的交易类型有限和相关配套制度的缺失。杨教授指出,我国外资安审配套法律制度的构建,既要借鉴欧美成熟的法律框架,又要充分体现自身发展的特殊性;既要体现开放的决心,又要防范外资可能带来的国家安全方面的隐患。在具体配套法律制度构建方面,杨教授的初步想法是:一是明确安审的适用范围,采用列举式加兜底条款方式;二是确定审查主体,明确部际联席会议职责;三是有效对接以有的制度;四是建立监督机制。

在与谈环节,程宝库教授首先肯定当前国家安全的含义与以往有了很大不同,相关立法技术受到重视;外资审查制度在美国的应用反而使得美国的外资制度实质上从单轨制转变成了双轨制,而中国一直在致力于并轨,中美贸易冲突背景下中国更要审慎考虑安审制度。许光耀教授首先肯定了杨教授提出的厘清市场准入审查、国家安全审查和反垄断审查关系问题,表示深受启发;然后对学术研究方法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认为比较研究的意义在于提炼异同点。胡建国副教授指出欧盟目前采用这种没有法律约束的协调机制,和欧盟的权能有关,而安全审查本身属于国家权限。胡建国副教授提出在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背景下我国的外资安审制度是否还有作用空间的质疑,杨教授认为,两种制度虽然有重合,但是负面清单制度并不能完全替代安审制度。

杨教授的演讲激发了在座师生积极讨论的热情。在学生提问交流环节,有同学提出,《外商投资法》第35条“依法作出的安全审查决定为最终决定”是否意味着对救济途径的法律阻断。杨教授认为,关键在于立法机关如何解释条文。左海聪教授补充道,立法者设立该条的意图可能是不能进行行政诉讼,但是民事上仍可以救济。胡建国副教授则认为,程序违法可能还有行政救济空间。还有同学提出欧盟要求成员国加强信息合作是否会实质性地扩大安审范围等问题,杨教授一一作出了回答。

左海聪教授最后作出总结。中国安审制度仅具雏形,将来是从简规定还是详细规定学界存在很多争议,他建议中国还是应该制定详细的安审制度,有利于成为中国反制美国的武器。至于机构设置问题,需要国务院协调解决商务部和发改委的关系,部际联席会议应具有更高的地位,这是一个留待将来解决的问题。讲座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彩宏彩票开户